Rojo

杂物堆放地。
墙头多如狗。
基友说脑洞不放出来坑一坑人不厚道, 计划准备片段式灭文行动。
Suffering from temper control problem

记两个脑洞

基本BSB无差。。不过出于个人感情倾向只打了蝙超的tag

1.三代ABO 灵魂伴侣au 地球人Alpha!Bruce Wayne /氪星人Alpha!Kal-El【没错我就是想吃AA】变异的体印梗
ABO大前提下,有一部分人出现类似于与他人共享痛觉,转印伤疤,心灵感应等现象,出现概率极低,共享的双方也很难互相确认,所以体印是否广泛存在仍旧是个争议。
老爷在成为蝙蝠侠后发现自己的力量、耐力、速度与身体愈合能力飞速增长,几乎接近人类极限,但是他并没有将这归结于体印。【事实上偶尔也会出现一些伤痕只是他们愈合的太快老爷又对疼痛耐受相当高所以被无视了=。=】
Clark从10岁起身上就会出现一些来历不明的伤痕,...

地狱回响 第八章(1)

第八章 探查


徐西来腰腹部的伤口大概也就三四厘米长,令陆以安诧异的是,虽然那个口子相当深,但是却非常巧妙地避过了要害,如果不是下刀之人故意而为的,那就是徐西来成功地避过了那致命的一刀。

青年在男人的腰上缠上纱布:“谁给你来的这么一刀?看起来好像是要你命啊。”

徐西来微笑,看着陆以安捏着纱布修长有力的手指,忍不住伸手想要去触碰一下,却被啪的一声拍开,只好摸了摸自己的鼻子:“也并不算非常凶险。让我诧异的是,对方似乎并不十分擅长近身战,我也算是得了便宜吧。”

陆以安挑了挑眉,在绷带的尽头打了个漂亮的蝴蝶结,惹的男人忍不住有些黑线:“以我的了解么,这个...

地狱回响 第七章(3)

把男人弄进了房间,出乎他意料的是,房间里面是一个金属的台子,以及一边金属推车上,一堆摆放的井井有条的治疗器械,看起来倒是相当有手术间的感觉,只是联想一下这是位于一个普通的民宅内,就不由的有些佩服。

毕竟有些东西并不是光有钱就能弄到的。

陆以安见徐西来虽然失血得脸色有些苍白但看起来还是相当有精神的,不免有些不开心地皱了皱鼻子:“你还很有精神嘛,我可以不帮你缝伤口,让你自己长么。”

男人扶着腰间的口子笑了两声:“不要这么无情么,我以为我们之间还是有合作关系的?”

陆以安轻哼,看起来有些不满,然后伸手拿来了剪子三下五除二把男人身上的西装剪了开来,弄得徐西来哭笑不得:“喂喂,这可是Brioni...

地狱回响 第七章(2)

陆以安并没有留那两人吃完饭。等他们走了之后,Joker迈着小短腿蹭蹭蹭从书房里刨出来,窜上了柔软的沙发。

青年微微低头,对上了猫咪漂亮的绿色眼睛,难得弯了弯嘴角,伸手挠了挠小猫咪的下巴。Joker伸了伸脖子,发出了舒服的咕噜声,然后蹭着青年的膝盖。看着它撒娇的模样,陆以安突然陷入了沉思。

正在翻动着手中资料夹的女孩子像是感觉到了什么,抬头就看见了他蹙起的眉:“哥哥,怎么了?”

陆以安随手替Joker挠挠,漫不经心地说:“鸦青,你觉得这个案子跟赫尔墨斯之会,会不会有什么关系?”

听见青年这么说,女孩子也若有所思:“其实如果这么一说的话也很有道理。只是,赫尔墨斯之会这次的承办人不是徐先生么...

地狱回响 第七章(1)

第七章 真实


徐西来能够感受到,在他将那朵黑色的玫瑰递给那个青年的时候,那个青年几乎可以被称之为漂亮的脸上神色莫测,甚至,男人觉得他的脸色可以说是非常的糟糕。

陆以安皱眉,双手环胸:“什么意思。”

“听说,Delta Force中M4分队的代号是‘Black Baccara’,不知道你是不是也喜欢这种花,所以带了一朵前来拜访。”男人轻笑着如是说。

青年低头,看着那朵黑的惊人的黑玫瑰不由皱眉。黑色的玫瑰本就违反了自然界的规律,想要培育出纯正的黑色,期间需要花费的心血更是无法度量。

“‘你是恶魔’……其实我也挺想不通作为一个正规军方为何会选择有着...

地狱回响 第六章 (3)

让陆以安感到厌烦的是,那个名字叫做徐西来的男人不知道从哪里得知了自己的住址,每天都跑上门来,还带着那个名叫刘涛的警探,美其名曰讨论案情。

看着那个站在自家门前仿佛带着笑脸面具的男人,陆以安深吸了一口气,强忍住转身回去找把枪突突了他的冲动,打开门:“你们有完没完?”

刘涛摸了摸下巴倒还知道尴尬,徐西来则是脸皮厚的堪比长城:“这不是因为陆先生能够帮助我们破案么!”尾音还带了波浪线,差点没把陆以安恶心吐了。

徐西来看着那个青年双手环胸靠在门边,眼神冷淡的像是冰封,不由地轻笑,然后从西装口袋里取出一个看起来很是袖珍的U盘:“我猜想你会对这个感兴趣。”

陆以安挑眉,看着那个小巧的东西却并没有接过...

地狱回响 第六章 (2)

刘涛离开之后,陆以安叹了口气,然后将椅子往后一挪。金属的椅子脚跟地面摩擦发出了尖锐的声音,然后将双腿搁在了桌上,翘着椅子:“这些你都知道,为什么不说?”

他微微侧头,看向了站在门外,一身灰色西装的男人。被发现了身形也不好再躲在一边,徐西来摸着下巴走进房间:“你还是相当敏锐啊。”

看着那个肆意把脚翘在桌子上,晃着椅子的青年,徐西来突然觉得,自己对于他的认识还是有点错误了。他本来就相当善于隐藏自己,但是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被陆以安发现了。原本以为这个人比起普通人更带有点军人的感觉,却又在不经意间发现他是个完全没有形象的人,实在是非常矛盾。

“以我的身份来说,不太方便吧。”男人耸肩,然后靠在那张...

地狱回响 第六章(1)

第六章 现场


在任务完成归来之后,每天Hell的开门前准备工作的任务,就回到了鸦青的身上。虽然对于她来说,这并不是一种负担,而是一种兴趣。

但是这并不代表,当她拉开卷帘门看见了满是暗红色血液的原木色地板,溅满了鲜血的浅咖色墙壁,一片狼藉的桌椅,还有躺在酒吧中央的尸体时依然能够保持愉悦的心情。

鸦青淡定地又拉下了卷帘门,然后拨打了110以及陆以安的电话。

等到陆以安赶到酒吧的时候,果不其然看见了一大群警察正挤在那个狭小的巷子里,他皱了皱眉,看着就没有了走进去的欲望。

要知道现在虽然已经是夏末秋初,但是S市本来就是南方城市,即使是9,10月份了依...

地狱回响 第五章(3)

对于徐西来来说,无论是安德烈·杰夫,还是陆以安,都不过是合作伙伴罢了。无论他们之后会在他这边得到怎样的另一种身份,刨除所有的虚假,他们首先,也只能是合作伙伴。

男人从来不相信没有来由的东西,就好像在他的观念之中,所有的人际关系首先建立的基础就是共同利益,当然了,跟陆以安之间的同盟应该还要算上一些武力的压制,毕竟认真地说,跟那个青年的同盟,不管从什么方向看他都是处于弱势的。

不过,他可不是什么甘于弱势的人。

等到那天,陆以安需要他的帮助了,或许就他站到上风的那天吧?

只可惜在他彻底解决自己组织里的这些腌渍事之前,恐怕是实现不了这个想法了。


下午时分,酒吧里...

地狱回响 第五章(2)

鸦青抱着一大堆卷宗走进书房的时候,就看见陆以安正在低头奋笔疾书,坐在他对面的男人虽然看起来很闲适,但是仔细打量还是能看出点不自在。

女孩子把卷宗放在了书桌上,发出了相当响的声音,把陷入沉思的徐西来吓了一跳。一抬眼,看见她正伸手要将青年腿上的猫咪抱起来,因为这个动作的关系,挽到前臂的衬衫袖子向上面缩了一段距离,左手手臂内侧露出了一个类似于用烙铁烙上去的“鸦”字,让男人一惊。

看着那个把猫咪抱起来的女孩子,徐西来眯了眯眼:“当初来刺杀我的,是你?”

男人这么一说,鸦青侧了侧头然后思考了会儿:“不知道,没印象了。”

听见他们的对话,陆以安抬头,饶有兴致地托着下巴:“鸦青刺杀你?没死在鸦青手上...

1 / 2

© Rojo | Powered by LOFTER